会员查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频道  
当代著名书法家:李铎
来源: 发表时间:2007-03-21 16:06:36
    中国书法历经了数千年的文化洗礼后,在人类艺术文明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在中国当代书坛,而李铎先生正是这书苑中的一朵亮丽的奇葩。
    李铎先生是我国当代独树一帜的书法大家,其风格古拙沉雄,遒劲奔放。自幼练习书法,曾遍临颜、柳、欧、二王等法帖,后学苏、米、蔡、王铎、傅山,旁及郑板桥、何子贞、上溯秦篆魏碑和汉隶,广集博采,兼收并蓄,形成独特风格。他的作品被中外书法界视为民族艺术的经典,曾多次应邀到日本、东南亚国家参展,并流传到欧美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影响巨大。在国内,其作品除见诸报刊和展览外,还被许多家博物馆收藏,并为许多著名游览胜地制匾刻石,供游人欣赏。
    1986年李铎先生书写出版了《前后出师表》,1993年开始创作书写《孙子兵法》,从开始校订文本、思想准备、确定书写方式、正式创作到全部完工,前后历时8个月。1995年7月,他第二次完成《孙子兵法》的书写任务,总长220余米,高70厘米,按原大制成碑。此碑拓曾于1995年7月4日在军事博物馆向观众展出,气势雄伟,影响广泛。李先生所书的《孙子兵法》,那奔雷坠石之奇、千军万马之势,确使人有军令如山、排山倒海、书道犹兵之感,李先生说:“作为军人,写兵法要透出军人的风度与气质,像统帅布阵、击鼓催征那样,展现出一种‘战斗’气息,写出阳刚雄强之美”。“书道犹兵”:兵法讲究造势,厉兵如猛虎,勇往直前,势如破竹,不获全胜绝不收兵;书法讲究书势,任情恣性,乘兴挥洒,字字如飞,龙腾虎跃,非尽兴尽墨而不可罢笔。两者无论是气势、章法、布局都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他创作的《孙子兵法》,通篇气势磅礴、苍劲豪放;犹如展现了战场中的兵戈相交、千军呼啸、万马嘶鸣的雄浑壮阔,尽现出他军人豪爽豁达的豪气和洒脱博大的胸怀。李铎以其精湛、高超的书法技艺所书的《孙子兵法》是一部中华民族引以为骄傲的文化经典,是中华民族献给世界艺术宝库的文化瑰宝。
    成功一向是与勤奋相连的,在我们的美术史上,有“池水尽黑”的故事,记载了古人用功勤苦的情形,李铎先生正是秉承了先贤的坚毅精神,在笔坛墨苑上孜孜耕耘。李先生自幼喜欢书法后参军入伍,始终都是从不懈怠,勤于笔耕。书坛泰斗启功先生在序《李铎书前后出师表》一文中,有一段话便说到李先生的苦学。启功先生说:“一切艺术,凡经过刻苦用功,深思熟虑,无不各有其特殊境界出现。我对这个道理的认识,是从我的朋友李铎同志学习书法过程中,得到显著的证明的。”
    李铎始终坚持以帖为师、以勤为本,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和机会练字。他说:“学书法没什么诀窍,也用不着找什么老师,字帖就是师,办法就是临,态度就是勤。如果做到这几点,肯定学有所成”。每逢大雪纷飞的冬天,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前面的广场上,经常会看到一位老将军用扫把、大笤帚权当“如椽之笔”,冒雪在地上挥舞。洁白的雪地上被画出一个个大字,习累了,就引亢高歌,畅怀吟诗。李先生正是以这种意志品质,锻炼了筋骨,锻炼了魄力,更锻炼了字的气势。他特别看重书写之前的“气”,就主观愿望来说,要突出军魂之气、军势之气、军戎之气,强调“气”要贯穿于整个书写过程中。
    李铎先生这位当代书法大家讲究技巧的锻炼,注重格调与情趣的把握,固守法度而力求创新,形成了多元艺术格局,并渐成为整体性、结构性的趋向。李先生的作品不仅让人感受到对传统的理解和诠释,而且对文化的时代性、书法的个性化的深切感悟,也显示出潇洒奔放、刚健清新、厚重质朴的现代风貌,突出了时代主旋律。然而,他不仅是位书法家,还是-位擅写古体诗词的诗人,他在古典诗文上的修养与造诣相当不凡。李铎是-名军人,在戎马倥偬的岁月里,他写下了几百首诗稿,伴随着他走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雨历程。要研究他的书法,不能不涉及他的诗,只有了解作为诗人的李铎,才能更清楚窥见其书法艺术发展的轨迹,尤其是李先生写的《春日寄语》,“纵使关山路远,衣带渐宽人瘦,决意把春追!追到春深处,采得百花归。”李铎从来都是强调诗、书、两者之间的关系,互为表里,相得益彰。的确好的书法绝不仅仅是笔墨之中的事,而是法度与文化的融合,是技巧与学养的化合。20世纪80年代初,李铎先生的家乡报——《湖南日报》洞庭文艺副刊请他题词,他以“洞庭”之意命题,书奉七绝一首:“汨罗西向洞庭问,晓雾初开水接天。远看千帆分雪浪,一螺青黛落苍烟”。这“远看千帆”与“一螺青黛”,将家乡山水的妩媚之态移来纸上,诗人的怀乡恋土之情亦在其中。他曾应连云港市有关部门之约撰一对联:云海云天海天一色,连山连港山港齐辉。此联将“连云港”三字巧妙地嵌入联中,对仗工整,自然贴切。李先生作诗,格律严谨,用字讲究,既继承了传统诗歌的形式美,又充满着对祖国壮丽山河的爱恋与赞颂,洋溢着对社会主义建设者的讴歌与赞美。
    书法大家康有为曾慨叹榜书“自古为难”,其难有五:一执笔不同,二运管不习,三立身骤变,四临仿难周,五笔豪难精。这阐明了榜书书写的难度所在,而李铎先生的榜书却是他的书法强项之一。他认为,榜书最能体现书法艺术的魅力,有气势,能激人奋进。写榜书,不仅可强身健体,更让人感到有情致,写来痛快!他所到之处,只要条件允许他都要写上几个大字。到目前,他应邀书写的丈二匹以上的大幅巨作已不下百幅,许多都均数榜书之列。许多风景胜地、亭台楼阁、闹市商厦的招牌匾额均出自李先生之手,在中南海、人民大会堂、中国历史博物馆、全国政协、以及各星级宾馆都珍藏有李先生的榜书巨作。李先生喜榜书也善榜书,他的榜书多以行书为主,偶尔也参合篆隶笔意,更显凝重自然。其榜书无论写的大小,都不失形体、不失笔法、不失神韵,给人感受是:雄强劲健、庄严凝重、和谐自然。
     人们常说“书画同源”,李铎先生不仅在书法艺术上造诣精深,其国画作品也出手不凡。其作品格调高雅、气势宏阔,他将草书枯藤苍劲的线条融于花鸟画之中,章法求大疏不密,深得吴昌硕画风遗韵。他创作的《岁寒三友图》描绘出了严冬中的苍松、竹、梅,不畏冰霜,铮铮傲骨的品格。另一幅《青山静水图》,整个画面笔墨酣畅,巍峨壮观。那重峦叠嶂、陡壁悬崖的山势,突兀的巨石,构成了宏伟雄奇的境界。李铎告诉记者说:“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好的艺术是和时代和人民、民族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有立足于民族时代,书画作品才能健康发展,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的作品”。
    李铎先生蜚声书坛,潜心研学,在书法理论与实践上成果颇丰。在笔耕墨耘的几十年中,李先生无私的教育年轻一代,培养了一批深学笃造、创见有为的书法后人,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播撒了无数爱心和辛勤。谈到书法艺术他强调,正气不仅表现在政治方面,艺术上也有正气的问题,他说平生最欣赏的是文天祥的《正气歌》,做书法家就应当“品要高,行要正”。他始终坚守着“先有人品,后有画品,人无品格,下笔无法”的信条。书法家不仅不能如古典书法家那样满足于自身的性情世界中,而应当把自己提升到“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精神境界上,把优秀的艺术精品献给人民。
    中国书法不仅体现了中国人的文化,同时也体现了中国人的精神,李铎先生将民族精神和理念为书法艺术注入了全新的血液和气象。松高显节气,梅老更精神,祝愿李铎先生在艺术道路上永葆青春再创新高!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联络站 | 加盟协会 | 人才合作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中国书画家协会信息中心,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6031232号
维护电话:13802433991 QQ:39534912 电子邮箱:ccapa@126.com、buy63@126.com
中国书画家协会:广州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府路华建大厦B-1107室(510630) 联系人:刘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