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查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频道  
这是艺术还是艺术资本主义?
来源: 发表时间:2011-03-04 14:57:35

    很早以前曾看过独立策展人朱其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艺术资本主义在中国》。当中国当代艺术的财富效应逐渐形成,一批亿万富翁、百万富翁艺术家,以及一批亿万富翁、百万富翁收藏家、投资者、画廊老板、策展人纷纷涌现,艺术投资市场突然成为海内外资金的“香饽饽”,都怕赶不上这趟新贵云集的列车。当代艺术已经不仅仅是艺术本身,它还是一个金融资本的衍生产品,是股票、期货、银票或者抵押品。

    “当代艺术是一场正在上升的资本神话吗?金融价值高就代表艺术价值高吗?当代艺术是不是有一半成为伪艺术?那些冉冉上升的明星艺术家能代表未来中国的民族灵魂吗?”

    事实上,这些问题正是11月7日由新华财经、《投资有道》杂志社主办的“2010世界艺术品投资论坛”上,嘉宾们和与会者们探讨和争论的主要话题。 

    以“艺术品金融化趋势和投资展望”为主题

    正如论坛主持人、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开场白说的那样:

    “一个艺术投资市场的规模和发展,不简单取决于人们有没有钱,也不简单取决于有多少艺术家。尽管有足够的艺术家和足够的有钱人是艺术品市场发展的重要前提。但最终是取决于这个市场懂艺术品和乐意探究艺术的有钱人、以及懂投资和对投资有兴趣的艺术家,他们所形成的‘艺商圈’的规模和发展。”

    当物质化的、严谨的金融资本与精神性的、谈及盈利还并不怎么靠谱儿的艺术结合成为一种趋势,就好像是传说中黑暗里的双生花,在一枝梗子上互相爱,却也互相争抢,斗争不止。而任何一方死亡的时候,另一方也悄然腐烂。

    首先在论坛上得到大部分嘉宾共识的一点是:中国当代艺术产业化、艺术品金融化的趋势是合乎历史发展逻辑并前景可期的。

    比如根据梅摩指数创始人之一梅建平教授的指数研究,在过去50年中,艺术品投资的年均投资回报率为10%,股市为10.4%,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长期投资平台。目前每年全球的艺术品拍卖成交都超过4000亿元人民币。

    而北京文化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孟海东则引用了一个更令人期待的预测数据,到2020年,中国当代艺术交易金额将达到5000亿元人民币。

    “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从2000年到2009年持续爬升,到2007年出现高点。即使在2008年有所下跌,但当年成交总额仍然超过2006年和2005年。中国当代艺术品仍然是买入的时期。”MOTIF基金副总裁黄文在演讲时图文并茂的说明,更是引起台下众多有意于此的嘉宾们频频点头。

    但袁岳所说的“艺商圈”是否已在良性健康的发展?如何在蓬勃上升的艺术品投资市场推动规范性、制度性建设?究竟以资本为主导话语权还是以艺术为主导话语权的争论也没有停下过。

    可以注意一下JNP B.V CEO费雷德·维杰斯为论坛的一段致辞:“近年来,精致艺术品和高端艺术品持续不断地得到来自个人和机构投资者的期待。今天希望能够让大家对艺术投资这个概念更为清晰,并且在这个新的投资领域展开初步的尝试。”

    “新的、初步的、尝试”应该是西方艺术市场对当下中国所处阶段的一种普遍感知,尽管中国眼下正在以加速度超越西方人的心理极限。

    在这个初始阶段,存在着一方面是似乎“只要敢干的人都可以成为当代艺术家”,另一方面则是 “大部分投资人不懂艺术,所谓的暴发户买烂油画”。“赝品、拍假、假拍”等问题甚至在很长时间内成为梅建平教授将艺术指数引入中国市场的阻碍。

    民生艺术基金是国内艺术产品金融化的首创。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何炬星曾经说:“当时的背景是因为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很多企业对艺术品的收藏有点战战兢兢,他们虽然拥有财富却没有时间去辨真伪,他们介入收藏首先是考虑投资。我们推出艺术基金就是把艺术产品标准化了,帮助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今后这类产品将成为银行正常的业务,并且已经积累了一整套完整的方法和经验。”

    显然,这些方法和经验是被作为独门秘籍看待的。但他想表达的一个意思是:投资和收藏是两回事。

    在上海开办了第一家外国人画廊的劳伦斯·何浦林刚刚成立了他的仓库美术馆,将画廊美术馆化,或也是专注于做中国当代艺术的香格纳画廊在话语权方面的一种态度。

    按照袁岳的说法:“艺术品不仅仅作为投资品,也作为一种消费品,这样一个市场的可能性正在形成。但这仍是一个初步发展的市场,借鉴了很多世界经验,也结合有中国特色。”

    论坛进程险些被一场后来得知是演习的火灾预警打断,孟海东秘书长在恢复演讲时借此插曲打趣:“这与当代艺术市场一样,有时候真假难辨,不过机会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

    传说古时候有一种诗歌大赛,奖给第三名一支银玫瑰,第二名一支金玫瑰。第一名得到的是一支真正的玫瑰,一支美丽鲜艳但却会很快凋谢、枯萎的玫瑰。但试问,谁又不想得到它?

    头脑风暴:先艺术还是先金融?

    沈其斌(喜玛拉雅美术馆馆长):我一直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第一线,我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现在几乎全民都在用金融化思维方式在理解艺术品。而中国艺术品市场与金融对接环节却还存在着很多问题。

    目前我们做艺术品投资渠道少,新兴市场非常不健康,一些艺术品基金其实是变相的艺术融资和艺术洗钱。中国艺术制度性建设确实也没跟上,导致中国整个艺术品金融化趋势很畸形。我在与那些所谓个人净资产日益增长的富翁人群交流时,经常莫名感到忧虑。他们对艺术的理解和关心,是价格而不是价值,是钱而不是艺术。

    孟海东: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在没有特别健全和完善的阶段,短视的投机行为难以避免,艺术市场上完全追逐利益最大化。

    尽管说收藏和投资有区别,即注重收藏者先看真伪再看可获得性,然后是流通性。而投资则正好倒过来,先看可流通性,再看可获得性,再辨其真伪。但艺术品市场的健全,必须要建立在庞大的收藏群体之上才可能健康发展。我看到一个德国的“鉴宝”类电视栏目,三个家庭分别拿出三个藏品,两位专家进行现场鉴定。最终评估价格分为30欧元、70欧元、100多欧元。我想到国内的一些电视栏目,如果藏品被鉴定为真肯定价值不菲,而如果鉴定为假,就一锤下去支离破碎。这们给我们带来什么信息?在成熟的艺术品收藏和投资的国家或地区,他们注重的是艺术品里包含的情感、家族传续的审美价值。而我们传递的是,你在这个市场里有一夜暴富的可能性,势必造成市场投机心理。

    袁岳:先懂收藏再进行投资固然好,但这是一个长期过程且市场规模比较小。有没有可能先撒网,炒起来,跟进的人多了,市场做大了,再培养这些投资人的修养。

    黄文叡:从购买和炒作中国当代艺术品来说,目前亚洲市场藏家60%以上出现在台湾,而中国大陆对当代艺术品收藏群落仍然定位不清。但我觉得中国资金规模现在足以建构一个收藏群体和美学标准。

    沈其斌:中国当代艺术可以说就是炒出来的。先有了神话,才引起人们关注。十年来中国当代艺术是在西方艺术价值标准体系底下存在的,不仅是西方资本介入,而是文化价值标准和审美标准。未来十年,应该是中国的主流资本、主流价值观来推动中国主流的当代艺术。我可以预言未来十年中国当代艺术价值将重新洗牌,尤其在审美趋势上。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联络站 | 加盟协会 | 人才合作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中国书画家协会信息中心,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6031232号
维护电话:13802433991 QQ:39534912 电子邮箱:ccapa@126.com、buy63@126.com
中国书画家协会:广州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府路华建大厦B-1107室(510630) 联系人:刘炜